藥瓶裡的種族問題

藥廠急著想發展針對特定族群的藥物,但到目前為止,他們所作的決定並不明智,所根據的科學也不夠札實.引用自科學人雜誌2007年九月號.

記得以前在藥廠的時候,老闆老是要嚷嚷著要發明一個針對亞裔族群的藥品,全世界的大藥廠幾乎都是美洲和歐洲的藥廠,亞洲根本沒有像樣的藥廠,所以發明的藥品幾乎都是針對白人會生的病,以癌症來說,亞洲常見的肝癌迄今未見藥廠大力投入研發,而這一篇文章就要探討這樣的問題.

兩年前美國FDA正式批准第一個族群藥,這個稱之為BiBil的藥物,是為了治療非裔美國人的鬱血性心臟衰竭症所設計的;表面上好像是藥廠針對特定族群大發善心,但看起來又是像是藥廠為了行銷的目的,實際上檢視此藥品的成分為Hydralazine和Isosorbide dinitrate的複方,重點是並沒有任何證據顯示BiDil在非裔美國人身上的作用跟其他族群比起來會更好,原來BiDil的上市完全是由不確定的研究,法規障礙,以及商業動機等因素產生的怪物.有些醫事人員及政策專家,卻將BiDil當成解釋族群間健康差異的遺傳證據.這股潮流可能造成醫學的分化,並且讓藥廠賺的飽飽,但是沒有真正觸及造成非裔美國人未能安享天年的潛在原因.

然而,針對族群的藥物吸引力卻與日俱增,2003年美國加州的疫苗基因VaxGen生物藥學公司便試圖以族群為區分,回頭去分析某個試驗失敗的愛滋病疫苗數據,但卻徒勞無功.

利用族群來區分藥物似乎是一個好方法,但是如果缺乏良好又明顯的遺傳學或者生物學證據,來支持藥物的安全性和明確的治療效果,就不應該繼續批准此類藥品上市.

下一篇2006年藥品排行榜

標籤: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