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拜讀宋奉宜醫師的blog,讀到集體採購的試行,令我想起六七年前的往事(最近大概是有點老化,動不動就提當年勇),當時因為網路功力受到肯定(其實是我自己死皮賴臉倒貼),去幫台北縣醫師公會製作網站,剛好遇到林口開業的彭立人醫師,他也是少數會自己設計程式的醫師,他對推動醫界集體採購有著無比的狂熱(類似林義雄推動非核家園),我們討論了很久很久,溝通了許多次,對於當時在藥廠上班的我,以賣方的立場和擔任買方的彭醫師有過幾次攻防,當時我就大膽論斷,醫界(或者藥界)集體採購是絕對不可行的,至少比兩岸三通難度要高上許多.我想許多人(應該是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)都會反對我的看法;以下提出我的看法,當然歡迎大家來踢館,不過老規矩,如果寫的太無聊貨是完全沒有程度,我會砍掉!!!1.集體採購不等同於大量採購,一般人都有這種誤解,如果是自己直營的連鎖體系,因為採購規模大而降低成本,並不是我們所說的集體採購;個人認為集體採購是由不同的出資者集體購買,例如我們去集資買彩券,然後中了六億一樣.

2.對於議價空間越大的產品,集體的動力越強,但是越容易失敗,剛剛舉過的例子,集體買彩卷只能夠提高中獎機率並不能夠降低彩券價格;一般來說想要去集體採購的東西,一定是可以降低成本所以才會有動力去召集不同背景的人來採購,但是問題就出在既然越多人加入,所能得到的議價空間越大;相對的這個代表的窗口就顯的相當重要,也就意味有利可圖,自然大家會爭破頭.(連里長選舉都能搶破頭),就算順利推舉出來,也會有人認為談到的價錢永遠不夠低,而使的下一的採體採購失敗.

3.醫療的任何產品均有品質上的考量;集資買彩卷,基本上在哪裡買都一樣(當然是自己選號碼的),但是集體採購就不同,你認為非永信的keflex才能用,我認為只要是cGMP通過的藥廠都一樣,光是在採購對象的選擇上就會產生歧見,如果分成幾家採購對象,則採購數量當然相形之下會變小,也就失去了採購的意義.

4.市場競爭規則也是一個考量,假設我可以讓其他的人都不買彩卷就可以保證我一定中獎的話,那我一定會努力去做,只可惜不一定;但是如果有某個產品整個信義區只有我賣,偏偏他的知名度又非常高的話,那我一定生意很好(卡x塔妮奶粉不就是這樣???能夠賣的藥局都是賺到爽歪歪),所以這集體採購的母體一定有個限制,所以規模會變限制,也就失去意義

5.醫療的上下空間被健保局限制,除非很少數的診所不怕被罵,否則不會銷價競爭(例如不收掛號費,或者生產送金牌之類的),當然如果公會有力量的話就更不敢,所以大家的成本基本上不會相差太遠,也不必要在”降低成本”上做太大的努力,一般的躉售商品為了降低成本占取市場,以求得無限大的銷售量,但是國內的醫療市場由健保局一手控制,現在採取總額制度,你拼了命的降低成本以後,看了很多的病人以後,你的支出增加,但是收入不一定相對增加,因為你把點數也降低了!!!!

6.從事實面來看,之前有一家酷必得就在推合購,最後推到公司都倒掉,似乎可以說明(我不用證明,因為也許他的老闆笨)集體採購的可行性低.

7.其實最大的集體採購只要健保局願意做,所有的藥廠競標keflex,誰低價誰就擁有全台灣所有醫療院所的keflex供應權,我敢說賠本都能做,所以把力氣花在對付健保局比較快……………….這裡提到是讓健保局來集體辦理競標而不是議價,至於要如何防止弊端,實在太容易了,可以用各縣市醫師藥師公會的代表加上健保局的代表,這樣大概有50人左右,大家集體討論沒有爭取到標單裡面的藥品,再投票選出次高票的藥品,要選次高票的原因是為了防弊,因為最高票反而容易,你只要收買全部的委員即可,除了最便宜以外,又不會品質太差,當然不一定要是次高票,第三高票也可以,總之不是用最低標而是合理標.這樣一來,廠商作弊的成本大幅提高,倒不如乖乖的將成本反映在售價上.

8.還有轉換成本的問題,大家都知道現在很多常用藥品因為藥廠規模擴大,產能擴充,價格反而下跌(類似dram廠的情況),以第一線的抗生素為例,最貴的和最差的台廠(原廠很多都不玩了),相差只有幾毛錢,就算生意很好的診所一個月可能也只是幾萬顆的用量,差別可能只有幾千元,健保局隨便砍砍都不止這個價錢了,醫師真的會爲了這一點點錢去更換使用廠牌???神經質的病人這麼多,換了藥品的顏色,萬一剛好吃了沒效,跑掉一個病人損失可是好幾萬!!!!這種賭注值得嗎????

9.當然科技始終來自人性,管理也來自人性,但是人性的認知每人不相同,但是高藥師很賴皮,我用事實來證明,集體採購失敗的推論在於到現在完全沒有人成功過,現在沒有,將來也不會有!!!就算會成功也絕對要由高藥師來做!!(最後一句開玩笑的)!!!

我没讀過EMBA,但卻是天生的商人,以上是我個人的一些淺見,請大家來好好指教一番!!!!!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