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見到武昌藥局的高鶯鶯藥師,忽然想起佛經上這一段話,”觀音為度化眾身,所以有三十二化身”,在繁華又日漸沒落的西門町巷弄中,不管是面對醫藥分業的衝擊,新舊藥局的轉型,還有社區藥局將要躍上社區服務的舞台,一貫慈眉善目的鶯鶯學姊堅持了將近三十年的青春.

談起外公,鶯鶯學姊臉上晃動著光彩,她提到因為外公是個赤腳仙,所以小時後她家裡的書籍也只有藥典,不斷的耳濡目染當中,她也立定決心要繼續為民眾服務,於是踏入了藥界,成為社區藥局的一員.

武昌藥局成立已經28年,在社區藥局中已經相當是老資格了,提到能夠堅持這麼久的原因,支持她的原因是一個”誠 “字,對於人與人之間的相處,高鶯鶯藥師認為和社區藥局的經營模式,有相通的地方.對於現在社區藥局的經營模式,鶯鶯學姊也對於現在的開架式的財團藥局,雖然可以由民眾自行決定該服用哪種藥品,對於深信”藥就是毒”的高鶯鶯藥師,也不禁擔心起民眾的用藥安全該如何把關.

民國74年在一次偶爾的機會中,鶯鶯學姊接觸到慈濟這樣的團體,剛開始只有捐錢而已,後來因為921地震,對於這些災民的不捨,雖然災區還是滿目瘡痍,不過她還是毅然決然的投入救災的行列,到現在八年當中,她一直利用假日投入慈濟的行列.學姊也聊到在大學的時候,她參加慧海社足跡也遍及泰北及印度.

談到參與公會,也是因為唸及將愛心應該更加擴大於藥師身上,雖然學姊謙稱祇是打雜而已,不過社區藥局在這一兩年當中,的確因為鶯鶯學姊和景星藥局徐祥玉的藥師的無私奉獻,而顯得活躍許多, 不管是慢性處方釋出,或是跟市立醫院的連結,公家單位的溝通,都和以往有顯著的不同.

至於醫藥分業這個老話題,鶯鶯學姊也提出她的看法, 目前雖然社區藥局的藥師團隊都非常努力,但是政府的法令似乎跟不上時代,對於慢性處方釋出和醫藥分業的關聯性,學姊認為處方釋出可以對民眾的用藥更有保障,醫療資料並不是為特殊族群來服務的;對於慢性處方的釋出,學姊認為如果僅為了經濟方面的考量,而不去接處方的話,對於藥師的本分是有所虧欠的,如果藥師連這最後的專業部分還不願堅持,藥師實在沒有再往後退的本錢了.

鶯鶯學姊希望用醫藥合作來代替醫藥分業這樣的名詞,她提到”醫王大醫王;分別病相曉了藥性。隨病授藥令眾樂服“(語出大正藏經),對於目前醫生和藥師的狀況,學姊提出藥師自己也要再努力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態,藥師不應該無限制的膨脹自己,如果能夠多多舉辦醫師和藥師的活動,促進基層醫療之間的交流,每個人做好自己的本分,做好自己的工作,相信更能夠給民眾的用藥的保障.

對於將要踏入社區藥局的準藥師們,學姊也會有一些憂心,對於現在的藥師不太願意碰藥,因為藥的責任和風險太大,而去花時間在健康食品,學姊雖然不反對,但也認為長久以往, 這樣對於藥師所堅持的專業是無法突顯的;開設社區藥局最重要的是要對的起自己,如果踏入這一行,是要讓民眾能夠知道什麼是健康,健康是操之在民眾自己的手上,而不要被其他人操弄.

對於長久以來,良心和溫飽之間的掙扎,一直是社區藥局的困擾,但是鶯鶯學姊認為如果良心做事是一定可以得到溫飽的,年輕藥師應該多一點耐心,這些回報是一定會出現的;對於校友會的看法,鶯鶯學姊提到應該不分出身,只是是認真負責的藥師我們都應該尊敬,現在已經是地球村的時代,再分什麼學校畢業,其實是多餘的,只要大家擺對位置,未來是有無限的可能,大家可以拭目以待.

武昌藥局位於台北市萬華區武昌街96巷10號.

下一篇將介紹高昱藥局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