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有一個片子很紅,那就是海角七號,幾乎沒有人不講它,但是有的人寫影評,有的人探討它的行銷手法高明,但我認為Web1.0時代,行銷由廠商做,到了Web2.0,行銷是由消費者做的。
如同許醫師熱情的邀我重出江湖,雖然任務很艱難,但是我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和考慮,因為我知道,百晟不需要行銷;就如同海角七號成功的原因一樣,知道導演籌拍影片過程的人,都對他產生巨大的疼惜,出於台灣人的天性「這款人愛嘎道啥剛」,所以迄今,《海角七號》沒有盜版,我們則聯袂成為海角下線。

想想那些熱們的排隊小吃名店,他們做過什麼廣告?他們沒做,但門前天天大排長龍,這不正是消費者奔相走告的結果嗎?廣告促銷有效果,也有侷限,特別是當你瞭解「好的廣告會加速一個爛產品的毀滅」,你會更加謹慎。這年頭行銷人明白,要讓消費者一波一波如滔天巨浪席捲市場,需要動員。

《海角七號》把我們重新連結起來,複習了快被遺忘的美好價值,找回專屬這塊土地獨有的感動。最重要的是,它讓我們參與其中。《海角七號》勢必創下台灣影史奇蹟,而我們知道,這樣的歷史紀錄,有我們一份。

自從學校畢業以來,我絲毫沒有忘記自己當初的誓言,要為台灣民眾的健康盡一點心力,但是進入社會二十年,才發現自己的力量何其渺小,也認為憑一己之力是不可能做到的,但是在十年前,知道許醫師真的用自己的力量,將自己的信念慢慢推廣給台灣的民眾,他用自己親身證明只要方向對了,成功只需要等待和耐心,這樣的執著深深吸引了我,我也相信現在的參予,可以創造奇蹟,這美好的仗有我一份力。

下一篇接出版委員會主委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