衛靈公問陳於孔子。孔子對曰:「俎豆之事,則嘗聞之矣;軍旅之事,未之學也。」明日遂行。
在陳絕糧。從者病,莫能興。子路慍見曰:「君子亦有窮乎?」子曰:「君子固窮;小人斯濫矣。」
子曰:「賜也,女以予為多學而識之者與?」對曰:「然,非與?」曰:「非也!予一以貫之。」
子曰:「由,知德者鮮矣!」
子曰:「無為而治者,其舜也與!夫何為哉?恭己正南面而已矣。」
子張問行。子曰:「言忠信,行篤敬,雖蠻貊之邦行矣;言不忠信,行不篤敬,雖州里行乎哉?立,則見其參於前也;在輿,則見期倚於衡也;夫然後行!」子張書諸紳。
子曰:「直哉史魚!邦有道,如矢;邦有道,如矢。君子哉蘧伯玉!邦有道,則仕;邦無道,則可卷而懷之。」
子曰:「可與言,而不與之言,失人;不可與言,而與之言,失言。知者不失人,亦不失言。」
子曰:「志士仁人,無求生以害仁,有殺身以成仁。」
子貢問為仁。子曰:「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居是邦也,事其大夫之賢者,友其士之仁者。」
顏淵問為邦。子曰:「行夏之時,乘殷之輅。服周之冕。樂則韶舞。放鄭聲,遠佞人;鄭聲淫,佞人殆。」
子曰:「人無遠慮,必有近憂。」
子曰:「已矣乎!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!」
子曰:「臧文仲,其竊位者與?知柳下惠之賢,而不與立也。」
子曰:「躬自厚,而薄責於人,則遠怨矣!」
子曰:「不曰:『如之何,如之何』者,吾末如之何也已矣?」
子曰:「群居終日,言不及義,好行小慧;難矣哉!」
子曰:「君子義以為質,禮以行之,孫以出之,信以成之;君子哉!」
子曰:「君子病無能焉,不病人之不己知也。」
子曰:「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。」
子曰:「君子求諸己;小人求諸人。」
子曰:「君子矜而不爭,群而不黨。」
子曰:「君子不以言舉人;不以人廢言。」
子貢問曰:「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?」子曰:「其恕乎!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。」
子曰:「吾之於人也,誰毀誰譽?如有所譽者,其有所試矣。斯民也,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。」
子曰:「吾猶及史之闕文也;有馬者,借人乘之;今亡矣夫!」
子曰:「巧言亂德。小不忍,則亂大謀。」
子曰:「眾惡之,必察焉;眾好之,必察焉。」
子曰:「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。」
子曰:「過而不改,是謂過矣!」
子曰:「吾嘗終日不食,終夜不寢,以思;無益,不如學也。」
子曰:「君子謀道不謀食;耕也,餒在其中矣;學也,祿在其中矣。君子憂道不憂貧。」
子曰:「知及之,仁不能守之;雖得之,必失之。知及之,仁能守之,不莊以泣之;則民不敬。知及之,仁能守之,莊以泣之,動之不以禮;未善也。」
子曰:「君子不可小知,而可大受也;小人不可大受,而可小知也。」
子曰:「民之於仁也,甚於水火。水火,吾見蹈而死者矣;未見蹈仁而死者也。」
子曰:「當仁,不讓於師。」
子曰:「君子貞而不諒。」
子曰:「事君敬其事而後其食。」
子曰:「有教無類。」
子曰:「道不同,不相為謀。」
子曰:「辭,達而已矣!」
師冕見。及階,子曰:「階也!」及席,子曰:「席也!」皆坐,子告之曰:「某在斯!某在斯!」師冕出,子張問曰:「與師言之道與?」子曰:「然,固相師之道也。」

下一篇季氏第十六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