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幾天,公司的一位同事,跟我提議說他想看看一些討論怪象的文章,因為他知道實在再也找不出人這麼閑了(原來不是我文章好??),我仔細讀了幾天報紙,發現這題目還真的有點意思,按照高藥師這種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個性,當然要好好的探討一番囉,剛好其幾天在看莊子,裡面有幾段文字顯的很有意思,我把原文附註在後面(引古人的文章就這點好,也不用事先問過他).

這個問題好像太複雜的點,以致於大家的參與程度並不高,或是這個題目剛好和現今的台灣政府相吻合,所以大家覺得太沉重????所以光哭就來不及了,哪裡有時間來回覆呢???

我每次在讀古書的時候,就覺得文言文實在是個好東西,因為太簡單,以至於怎麼解釋都可以,搞的連春秋都有三傳,那這種形而上的哲學思想那更不用說了,絕對是一百個人看有一百多種意見(因為自己不同時間看也會有不同的體會),所以我大膽的來提出我自己的感慨,如果和大家想法不同,也不用急著批評.

這句話好玩的地方在於他的邏輯,大家都知道聖人是好的,那既然這樣怎麼聖人不死光,大盜就不會從這世上消失呢??在自然界只有一種情形可以解釋.那就是大盜是聖人的影子.聖人在世上一天.大盜(影子)就永遠不會消失!!!講的更白一點.大盜和聖人根本就是一體的兩面!!!撒旦雖然是惡的代表.但他也曾是天父的兒子!!!

要講到聖人.我想大家第一個想到的一定是孔子,他被稱為”至聖”,也就是聖人到了頂端,倒楣的孟子晚生一點,就只能叫做”亞聖”.那孔子爲什麼被叫做聖人呢??原因就是他發明了”儒家思想”,對於統治者來說,真是大大的好用,因為”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”,”小仗則受,大仗則逃”,這些思想對於上位者真是好用的東西呀,那當然是聖人囉???至於那些想要推翻傳統儒家思想(帝制)的人,就成了大盜,像偉大的國父在滿清末年就被稱為四大寇,但是國父成功了,他就是聖人,就是國父,早一點的太平天國洪秀全失敗了,他就是大盜!!!

再講到明朝一位更偉大的思想家朱熹先生,也被稱為朱聖人,他叫女子守節,鼓吹”餓死事小,失節事大”,但自己幹的卻是極端下流,娶了兩個尼姑作妾;如果不是這些思想變態的聖人提出這些不合人性的規定,又怎麼會引出這麼多”女子失節”的事情???

再講回藥品這一塊,要不是各國政府都得罪不起財團,硬要把藥品的專利權給某一家公司還不准平行輸入(說這是偽藥),直接從名詞上就企圖混淆視聽,真該去好好上上國文課,如果你從歐洲買LV的包包,自己帶回台灣來賣給朋友,能說這叫”偽包”嗎???最多他就是個二手包,那怎麼我從國外買回來的藥品只要過了海關,他就成了”偽藥”???那些說出冠冕堂皇理由的”聖人”(對那些原開發廠來說),讓人民必須花更多的錢去買一樣的藥,他們不就是”大盜”????

再講的更有意思一點,睡在中正廟裡面的那個民族的偉人,在對岸的教科書裡,可能也叫做X匪XX,我們說的毛匪澤東,在對岸不就是東方升起的紅太陽嗎???

之前過世不久的法務部長,大家對他滿滿的懷念除了清廉以外,我不知道他幹了啥好事(可能我水準不夠),但是在這個公務員體系裡面,最基本的清廉要求,可以被搞成一項偉大的美德,這是什麼樣的世界!!!!!!只是不A錢叫聲”不沾鍋”,就能去選總統,這些應該被當作陽光空氣水一般的基本需求,也成了人民不可多得的奢求???

我們偉大的陳市長,原來是政績輝煌,人民期盼的救世主,我們隨著”希望快樂,有夢最美”的步伐前進,也想要大聲說出”台灣人民站起來了!!!!”,但是聖人變成了大盜嗎????你是否知道答案???

後記:常有人稱讚高藥師的blog寫的好,我聽了其實很難過,為什麼這樣的blog就能叫做寫的好????我只是希望拋磚引玉,讓更多人出來寫,讓大家的程度水準提升,但是寫了半年多,還是很孤獨,放眼望去,唉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

胠篋第十

  將為胠篋探囊發匱之盜而為守備,則必攝緘滕,固扃鐍,此世俗之所謂知也。然而巨盜至,則負匱揭篋擔囊而趨,唯恐緘滕扃鐍之不固也。然則鄉之所謂知者,不乃為大盜積者也?故嘗試論之,世俗之所謂知者,有不為大盜積者乎?所謂聖者,有不為大盜守者乎?何以知其然邪?昔者齊國鄰邑相望,雞狗之音相聞,罔罟之所布,耒耨之所刺,方二千餘里。闔四竟之內,所以立宗廟社稷,治邑屋州閭鄉曲者,曷嘗不法聖人哉?然而田成子一旦殺齊君而盜其國,所盜者豈獨其國邪?並與其聖知之法而盜之,故田成子有乎盜賊之名,而身處堯舜之安;小國不敢非,大國不敢誅,十二世有齊國。則是不乃竊齊國,並與其聖知之法以守其盜賊之身乎?嘗試論之,世俗之所謂至知者,有不為大盜積者乎?所謂至聖者,有不為大盜守者乎?何以知其然邪?昔者龍逄斬,比干剖,萇弘胣,子胥靡。故四子之賢而身不免乎戮。故跖之徒問跖曰:「盜亦有道乎?」跖曰:「何適而無有道邪?」夫妄意室中之藏,聖也;入先,勇也;出後,義也;知可否,知也;分均,仁也。五者不備而能成大盜者,天下未之有也。」由是觀之,善人不得聖人之道不立,跖不得聖人之道不行;天下之善人少而不善人多,則聖人之利天下也少而害天下也多。故曰:唇竭則齒寒,魯酒薄而邯鄲圍,聖人生而大盜起。掊擊聖人,縱舍盜賊,而天下始治矣。夫川竭而谷虛,丘夷而淵實。聖人已死,則大盜不起,天下平而無故矣!聖人不死,大盜不止。雖重聖人而治天下,則是重利盜跖也。為之斗斛以量之,則并與斗斛而竊之;為之權衡以稱之,則并與權衡而竊之;為之符璽以信之,則并與符璽而竊之;為之仁義以矯之,則并與仁義而竊之。何以知其然邪?彼竊鉤者誅,竊國者為諸侯,諸侯之門而仁義存焉。則是非竊仁義聖知邪?故逐於大盜,揭諸侯,竊仁義并斗斛權衡符璽之利者,雖有軒冕之賞弗能勸,斧鉞之威弗能禁。此重利盜跖而使不可禁者,是乃聖人之過也。故曰:「魚不可脫於淵,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。」彼聖人者,天下之利器也,非所以明天下也。故絕聖棄知,大盜乃止;擿玉毀珠,小盜不起;焚符破璽,而民朴鄙;掊斗折衡,而民不爭;殫殘天下之聖法,而民始可與論議。擢亂六律,鑠絕竽瑟,塞瞽曠之耳,而天下始人含其聰矣;滅文章,散五采,膠離朱之目,而天下始人含其明矣;毀絕鉤繩而棄規矩,攦工倕之指,而天下始人有其巧矣。故曰:大巧若拙。削曾、史之行,鉗楊、墨之口,攘棄仁義,而天下之德始玄同矣。彼人含其明,則天下不鑠矣;人含其聰,則天下不累矣;人含其知,則天下不惑矣;人含其德,則天下不僻矣。彼曾、史、楊、墨、師曠、工倕、離朱者,皆外立其德,而以爚亂天下者也,法之所無用也。子獨不知至德之世乎?昔者容成氏、大庭氏、伯皇氏、中央氏、栗陸氏、驪畜氏、軒轅氏、赫胥氏、尊盧氏、祝融氏、伏犧氏、神農氏,當是時也,民結繩而用之。甘其食,美其服,樂其俗,安其居,鄰國相望,雞狗之音相聞,民至老死而不相往來。若此之時,則至治已。今遂至使民延頸舉踵,曰「某所有賢者」,贏糧而趣之,則內棄其親,而外去其主之事,足跡接乎諸侯之境,車軌結乎千里之外。則是上好知之過也。上誠好知而無道,則天下大亂矣。何以知其然邪?夫弓弩畢弋機變之知多,則鳥亂於上矣;鉤餌罔罟罾笱之知多,則魚亂於水矣;削格羅落罝罘之知多,則獸亂於澤矣;知詐漸毒、頡滑堅白、解垢同異之變多,則俗惑於辯矣。故天下每每大亂,罪在於好知。故天下皆知求其所不知而不知求其所已知者,皆知非其所不善而不知非其所已善者,是以大亂。故上悖日月之明,下爍山川之精,中墮四時之施;惴耎之蟲,肖翹之物,莫不失其性。甚矣夫好知之亂天下也!自三代以下者是已,舍夫種種之機而悅夫役役之佞;釋夫恬淡無為而悅夫啍啍之意,啍

 

下一篇是如何製作部落格觀察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