莊子逍遙遊一

北冥有魚,其名為鯤。鯤之大,不知其幾千里也。化而為鳥,其名為鵬。鵬之背,不知其幾千里也。怒而飛,其翼若垂天之雲。是鳥也,海運則將徙於南冥。南冥者,天池也。

《齊諧》者,志怪者也。《諧》之言曰:「鵬之徙於南冥也,水擊三千里,搏扶搖而上者九萬里,去以六月息者也。」野馬也,塵埃也,生物之以息相吹也。天之蒼蒼,其正色邪?其遠而無所至極邪?其視下也,亦若是則已矣。

且夫水之積也不厚,則其負大舟也無力。覆杯水於坳堂之上,則芥為之舟,置杯焉則膠,水淺而舟大也。風之積也不厚,則其負大翼也無力。故九萬里,則風斯在下矣,而後乃今培風,背負青天而莫之夭閼者,而後乃今將圖南。

蜩與學鳩笑之曰:「我決起而飛,搶榆枋而止,時則不至而控於地而已矣,奚以之九萬里而南為?」適莽蒼者,三飡而反,腹猶果然;適百里者,宿舂糧;適千里者,三月聚糧。之二蟲又何知!

第一段,非常有意思,魚居然會變成鳥。而不是魚變成烏龜,或者變成豬狗牛之類?我覺得這就是有趣在於魚變成鳥,從水裡直接變到空中,暗喻改變必須是創新,完全和原來不同的,是劇烈的改變,而不是慢慢轉變。這裡的鯤有不同解釋,有說是大魚(如表面所說,不知幾千里),亦有說本來是魚卵,但被莊子借指大鳥,難道莊子不懂?我猜是如同佛家說:須彌納芥子,芥子納須彌。我們眼中的大小並不能夠真實反應,如同小樹苗可以長成參天大樹一般。再舉一個例子,一個小小的硬碟可以放進去的圖像,可能原來要放一個屋子的大小的相片。

第二段,講如果從大鳥的高度往地上看,地上的很多東西例如野馬在奔跑,也很像塵埃。(人世間差距放大來看,拉遠距離來看都一樣),好比說,我和億萬富翁看起來財富差距不小,但是對世界首富來說,好像也差不多。

第三段,一樣繼續講大小的相對,我們眼中的船,也可以是一個芥子,海也可以是桌子上的一灘水。所以就像童話世界,我們去到小人國,我們就變成巨人。雨果說過:『海比陸地大,天空比海大,但是我們的心比天空還大』。只有心念是沒有限制的。

第四段,這裡講的比較清楚,就是格局的不同,就像夏蟲豈可語冰,對於格局小的人來說,他永遠不知道什麼叫做大格局,例如我聽到有人一間店可以一個月營業額一千萬,有人會直覺說不可能,有人會想知道怎麼做的。

 

 

 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