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銀行的疏忽,上次去辦手續的時候漏蓋了一個章和簽名,所以今天就一個人慢慢坐著公車晃著晃著到了博愛路,本來不知道爲什麼快到博愛路的時候,就塞起車來,後來才發現原來今天是在跳傘,一堆直昇機在天空盤旋,我辦好手續以後,慢慢走路到忠孝西路去,才發現台北火車站相對於信義區,已經是陌生多了,看著身邊的人潮,一邊找我要坐的公車,忽然感覺我好像身處東京的街頭,一個人在城市裡面冒險,有一次我自己一個人從池袋的飯店,自己搭山手線,比手畫腳的摸到秋葉原,那個小小的區域,對於我來說,這是一輩子一定要來一次的地方,其實秋葉原賣的東西台北都有,可是從小都不敢嘗試自己旅行的我,連蜜月旅行的時候,都要老婆帶著才敢在英國撘電車,在德國得有同事陪著才敢去萊茵河,開公司也得有合夥人心裡才踏實,現在我自己一個人到了秋葉原,這雖然是一小步,但是在我的人生可是一大步.

記得小時後讀過沈復的的浮生六記,沈復在家裡面也能想像中另一番天地,以前我不太愛旅行,因為覺得國外的街道和台灣並沒有太大的差別,出國一趟得花很多時間準備,回來後又得趕上放假損失的進度,一來一回真是不划算,現在發現這個好點子,只要在另外一個城市冒險,徹底放開自己的心胸,台灣也有很多好玩的地方,就像我之前平溪的旅遊一樣.

我從台北車站後來還是選擇坐捷運回到公司,馬路上居然有國軍的武器經過,有愛國者飛彈,天弓一號等等,我仿佛又感覺自己是個總統,三軍儀隊是讓我檢閱的,我的胸膛又特別挺了起來,嗯,以後得多多出來外面逛逛.

下一篇剎那化為永恆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