照片

一個藥師的自由自語

無聊的人請進來.

高藥師

1 分鐘

以前聽到年近半百這樣的話都沒什麼感覺,但是等到自己真的逼近50歲的時候,才發現:什麼!我真的開始要變老了,也許其實已經老了,自己不知道。

我們每次都在新的一年回顧過去的一年,但是你會發現每一年的計畫都沒做到,達成率可能不到30%但是面對50歲生日,你不免要回顧這過去的50年,想想就非常可怕,因為好像暑假的作業,要在一天裡面做完,除了不知道從何說起,可能就乾脆放棄。

十歲以前,家裡窮,但是好像沒啥煩惱,上小學之前,就是整天就是玩,偶爾和我爸出去做生意,當然只是看,一點幫不上忙,上了小學就是念書,當然那個時代沒有補習,重點也沒有電視,奇怪,不知道怎麼活過來的。

二十歲之前,應該是這輩子最五味雜陳的十年,因為上了國中以後,一下子繁重的課業除了有些不習慣以外,學校的老師和同學變得非常複雜,那時候才知道什麼叫做人心,原來這世界不是長得兇狠的人才是壞人。 幸運的是我考上了最好的高中,那裡有來自全省最棒的人,可惜我因為貪玩沒有考上好的大學,只好重考一年,也感謝那一年的重考,讓我一下子成長起來,不再頭腦空空。第二次大考,還是沒考好,我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去念北醫藥學1。因為實在沒有興趣,唸到一半本來想休學的,但是家人硬壓著我念完,還好大學四年,我賺了不少錢,雖然非常辛苦。2

三十歲之前,不知道為何,現在回想,好像只有辛苦兩個字可以形容,大學畢業之後,沒有當兵,一年換了好幾個工作,最後跑到台灣東洋去上班,去沒多久,公司倒了,換了老闆,剛好得老闆看重,和我的上司一起整頓組織,所以我就全省出差,忙到連結婚也沒有去度蜜月。小孩出生也不在身邊。幸好有賺了一些錢,沒有太虧。

三十歲到四十歲,應該算是最落魄的日子,34歲被公司資遣,就跑去馬偕附近開藥局,開三個月遇到SARS,藥局只能收攤,搬到信義路六段去,做沒兩年,碰到挖捷運,整個門口都不能出入,還好那時候開始做網路,才沒有去要飯。藥局收掉以後,還好有位名醫收留我,讓我在他身邊學習,於是我才接觸到中醫的世界。所以我就籌劃開始創業,也在這個時候,因為我爸身體不好,要南下養病,我就帶著全家大小搬到台南。

最近這十年,說不出是什麼感覺,前五年,我一邊照顧爸爸,一邊維持生計,小孩也要適應這個不是很方便的城市。直到我爸過世,我才開始想起我存在的生命價值,想起從上了高中以後,就不斷的和生活搏鬥,也才知道沒有好好念書的後遺症。

以前我覺得生命很堅強,但是這次疫情的出現,讓我想到原來生命很脆弱,就算我們潔身自愛,勤勤懇懇,我們可能得癌症,就算你每天運動,也可能被傳染肺炎,以前常說我退休以後要幹啥,但我們可能活不到退休,生命的所有權可能不屬於你。

之後,我覺得可以好好的多去世界走走,體驗一下這個世界,也要感謝周圍對我百般忍耐的家人,我除了扮演提款機的角色以外,好像頂多加個司機,雖然不太認得路。

再來還是感謝上天,雖然我能力不是很強,但是從小到大,多到滿出來的貴人隨時出手襄助,讓我能夠在艱難的環境下生存,任性的用自己的方式活著。


  1. 其實我想念資訊的。 ↩︎

  2. 也因為太辛苦,所以我不喜歡別人說應該讓小孩辛苦,如果我當初可以不用賺生活費,現在的人生應該會更豐富。 ↩︎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

最新文章

查看更多

關於

一個無聊的藥師,寫一些自己的心情